?首頁?
? >? 資訊中心? >? 重點報道
【一帶一路故事】嫂子的故事
來源:電建市政公司 作者:官小芬 時間:2019-11-20 字體:[ ]

畢業十年的我,先后在國內外項目工作了七年,在一線工作的日子里我有幸結識了一群為了工作奉獻青春的老大哥,和他們在一起,我常常能聽到關于他們那個年代的故事,而故事的主角往往是他們的愛人,無論年紀大小,我們一律管“她”叫“嫂子”。

“你嫂子年輕的時候可是我們學校的校花。”

“你嫂子的廚藝可比得上飯店里的大廚師。”

“你嫂子可是個女強人。”

……故事就這樣開始了。

我在你身后 給你依靠的力量

 第一次和鄭哥家嫂子見面,我站在她住的小區門口,邊等邊猜想著她的容貌。在國外的時候,只聽說她從事的是設計類的工作,經常會有很多大客戶找她幫忙設計東西,于是我們常常半開玩笑地問鄭哥,嫂子為何第一次相親便看上了老實憨厚、不善言辭的工程男。

“不好意思,讓你等了這么久。”一位身材嬌小的女人邊沖我微笑著,邊把自行車停在了一旁。

“嫂子,我來幫鄭哥拿點東西。”

早就聽鄭哥說過嫂子特別能干,家里里里外外全是她一個人在操持,只是見到面前這位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嫂子時,還是有些驚訝。

“今天孩子有點不舒服,所以耽誤了一會。”說完,她把孩子抱了下來,或許是冬天衣服太過厚重的原因,嫂子抱起孩子的時候稍顯吃力,等回到六樓的家里時,額頭已有些微微冒汗。

從那以后,我和嫂子并未再見過面,倒是從QQ上常聊天,慢慢的,關系便熟絡起來。

嫂子告訴我,結婚以前,她對市政集團的工作性質并不了解,婚后她才發現作為工程人的家屬,生活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。剛懷孕時,鄭哥便被調去了國外項目,身邊沒人照顧,她只好住在娘家待產。孩子出生的時候,鄭哥所在的項目正值大干期,為了不耽誤鄭哥的工作,嫂子愣是不肯讓鄭哥回國。嫂子說,直到現在,她依然記得在醫院里同病房那些人眼神里的懷疑,“她們不理解工程人的艱辛,但是我能,從嫁給他的那天起,我就做好了應對一切困難的準備。”

嫂子說到也做到了。有了孩子的她,為了家庭,辭去了喜歡的工作,收起了家中的畫筆,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兩個孩子身上。

《朗讀者》曾有一期的嘉賓是一位科學家,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,好幾年都沒敢和家人聯系。于是嫂子告訴身邊的孩子們,他們的爸爸也從事著同樣高尚的職業。在她充滿愛與陽光的教育下,兩個孩子都能理解爸爸的辛苦,也知道那個不能常陪伴左右的爸爸為中非友誼做出了巨大貢獻……

從認識到戀愛,從結婚到一雙兒女先后步入校園,十多年的時光轉眼逝去。這十多年,鄭哥一直在國外項目奮斗,而嫂子卻用她瘦弱的雙肩扛起了整個家,外表柔弱但內心卻無比剛強的她成為了丈夫最堅實的后盾。

嫂子說,等孩子們再大些,她一定要帶著他們去非洲,從乞力馬扎羅山到東非大裂谷,從克瑞秋的茶園到美麗的維多利亞湖畔,她要帶著孩子們看看鄭哥奮斗過的每一個地方……

繼承父輩事業 延續工地愛情

許多年以前,二十出頭的張哥家嫂子從父輩手中接過接力棒,踏進市政集團的大門,從事著施工行業的工作。那時的她,過著工地——營地兩點一線的生活。

在項目上,嫂子認識了同為子弟的張哥,因為有著相似的成長經歷,倆人的共同語言也多了不少。那時的張哥,皮膚還未被曬得黝黑,帥氣愛笑的他既是項目籃球隊的主力,又寫得一手漂亮的鋼筆字。雖不能常常見面,鄭哥卻用一首首情詩贏得了嫂子的芳心,他們的愛情之花就這樣在工地上悄然綻放。

“我們那個年代,通訊和交通并不像現在這么方便,平日里都是靠寫信交流,趕上工地不忙的時候,他便會坐著項目上拉土的車來看我……”說起這些的時候,嫂子面露羞澀,如同二十多年前剛認識張哥的那個小女孩,而坐在一旁的張哥只會沖著我們這幫聽眾嘿嘿傻樂,陽光打在張哥歷經滄桑卻滿帶笑容的臉上,讓兩個人顯得格外甜蜜。

那個時候的工地愛情就是這樣簡單與平淡,盡管一開始就知道與工程人的生活會十分辛苦,可他們還是勇敢地走到了一起。結婚生子后,像父輩一樣,張哥繼續常年在外,嫂子則退居后方,負責照顧老人和孩子,夫妻二人過著聚少離多的日子,但他們的愛情卻一直處于保鮮期。

二十多年后,他們的孩子終于長大成人,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,嫂子也終于可以輕松一點,可此時的她卻不顧女兒的反對,向公司遞交了一份申請書,申請到國外項目工作。

“那個地方是很偏僻,瘧疾也很嚴重,可他現在是我唯一的牽掛。這一路走來,我們在一起的日子太少太少。趁著自己還不算太老,我想為了愛情再勇敢一次。”說出這些話的時候,我看到了嫂子臉上的堅定。

不久以后,我看到嫂子在微信上發了一條安全抵達目的地的動態。后來的他們,在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時,嫂子會靜靜地站在籃球場邊,看著張哥和一幫年輕人打著籃球,又或者一起沿著營地的小院散步,聞著滿院的三角梅散發出的陣陣清香,時光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……愿他們的愛情故事在維多利亞湖畔延續不斷。

不常相伴 也有最長情的告白

“李哥,您的愛人和我們的媽媽一樣大,要不我們還是叫阿姨吧。” 得知李哥的愛人要過來,幾位女同事提前和李哥商量著稱呼的問題。

“不,依照項目的規矩,就叫嫂子。”李哥樂呵呵地沖我們說道。

為了解決項目設備問題,保證施工進度不受影響,李哥已經大半年沒回家了,擔心李哥身體的嫂子,只好趁著國慶節跑到了項目上。可光顧著工作的李哥卻不舍得抽出一點時間來陪陪遠道而來的妻子,眼看著假期就要結束,在我們的慫恿下,李哥跑到花店為嫂子買了一大束玫瑰花。

“這還是我第一次給你們嫂子買花。”李哥撓了撓頭接著說,“我們那一輩人,哪有什么浪漫可言,既沒有大鉆戒,也沒有婚禮,就連那三個字也沒說出口。”

瞬間領悟含義的大伙開始拍手起哄,已是滿頭銀發的李哥也終于鼓足了勇氣,在嫂子面前說了句很時髦的“I Love You”,一旁的嫂子臉上微微泛起了紅暈,看起來比懷里那束玫瑰花還要嬌艷。

嫂子走的時候告訴我,自己很快要當奶奶了,而李哥過完年也該退休了。正當我在心里想著,分開了大半輩子的老兩口終于可以過上兒孫繞膝的晚年生活的時候,嫂子卻說,退休以后的李哥要回老家照顧年過八旬的老父親。

“那您還是不能和李哥團聚啊!”我替嫂子覺得委屈。

“小丫頭,這世上哪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。”話不多的嫂子沖我笑著說:“一個干工程的大老粗,可以整整一個月為我變著花樣熬湯做飯,清洗衣物,夜里還要一趟趟給孩子換尿布。這些足以讓我覺得很幸福,對于工程人來說,不一定非要相伴左右才是幸福,將來你也會明白的……”

多年以后,當我有了家庭,有了孩子,而我的丈夫也和那些老大哥一樣為了工作不得不遠離家人的時候,我終于體會到嫂子們的不易與艱辛、堅強與偉大。

嫂子們的故事其實也只是市政集團眾多家屬中的一個縮影,從每一個故事里,似乎都能看到某位熟悉的同事的身影,在我們的身邊,這樣的故事太多太多,只希望,歲月待她們再溫柔些。

(后記:原本,我想把每個嫂子和他們丈夫的真實名字都寫出來,可嫂子們卻說,每個公司的家屬都是這么一路走過來的,各行各業都需要有人付出。施工行業雖說艱苦,可在她們看來卻是一份崇高的職業,當男人們在外拼搏努力的時候,嫂子們所能做的,只不過是用心守護著家,讓勞累的丈夫能有一處溫暖的小窩。)


【打印】【關閉】
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五开奖结 云南星悦麻将app 手机开户炒股 北京体彩快中彩开奖 福彩20选8麻将开奖 sizzler时时乐西餐厅怎么样 福彩快乐8开奖 云南11选5最新开奖 北京赛车pk10赛车开奖 安徽11选五直选最大遗漏 福彩开奖号码今天晚上